艾滋疫苗研制成功?

来源:系统管理员 08月10日13:52 评论(0) 阅读(186)

8月9日,新华网一篇发自华盛顿的消息称:“实验性HIV疫苗方案在早期试验中引发免疫反应”,之后国内媒体以“艾滋病疫苗研制成功:Johnson(强生集团)宣布志愿者100%产生抗体”宣于报端。但事实上,艾滋病疫苗距离成功仍有很远的距离。

艾滋病,是令这个世界头疼的一种疾病,因为致病的艾滋病毒变化多端,人类在它面前曾屡战屡败,科研工作者在它的变化莫测之下,仍然不放弃,一直都在突破,无论是怎么样的突破,对于这个领域来讲都是令人鼓舞。

但对此次试验的结果,专业人士指出,目前的报道存在两大误读。

“所有疫苗免疫人体后,都会产生抗体反应。但这些抗体是否能够保护机体免于感染,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评价。所以这个疫苗有效性的最终评价,需要至少5-10年的时间,才能见分晓。只能说我们对抗艾滋病毒保护性免疫反应的认识还很不完整,现在无法确定其诱导出来的的抗体反应是否具有保护作用,还需要更大量的人体试验来研究和分析。”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林琦对第一财经表示。

存在两大误读

国内媒体报道称:Johnson(强生集团)宣布志愿者100%产生抗体”。报道所称的HIV疫苗是马赛克疫苗,即利用HIV的多种抗原(基因片段)组合在一起,形成具有对机体免疫系统有较强刺激作用并能生成有效抗体的疫苗,称为appROACH疫苗。

强生公司宣布了全球首次HIV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结果,这一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双盲的1/2a期临床试验招募了393位健康志愿者,志愿者分别来自美国、卢旺达、乌干达、南非和泰国,结果显示,志愿者对HIV疫苗耐受性良好,且100%产生了对抗HIV的抗体。此外,这一试验还让受试者单次暴露于艾滋病病毒(HIV)下感染风险减少了94%,并且有66%的人在6次暴露于HIV下仍然受到保护,没被HIV感染。

“事实上,这则新闻来源于7月24日在国际艾滋病协会 (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年会(IAS 2017)强生公司子公司杨森制药公司的口头报道(oral presentation 1)。该报道更新艾滋病疫苗临床试验APPROACH 1/2a 2期合并研究的进展,但没有给予结论或关键数据。” 美国波士顿BIDMC医学中心博士后王宇歌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

据王宇歌介绍,APPROACH研究所应用的候选疫苗具有一定创新性,它选取了“嵌合疫苗”策略(Mosaic-based vaccines)。其疫苗初次免疫采取由美国波士顿BIDMC医学中心Dan Barouch博士开发的腺病毒载体Ad26 3,4,并应用分子克隆技术在Ad26载体中插入11种全世界主要流行的HIV-1亚型的关键结构基因gag-pol和膜蛋白基因env,该载体由杨森制药公司获取后进行商业化生产后形成专利产品AdVacÒ。

“这个研究项目是美国NIH 传染病研究所资助,由美国波士顿BIDMC医学中心的研究员研制,疫苗生产为 荷兰的 Crucell Inc.,后该公司被强生收购。”一位疫苗专家表示。

2010年,全球最大医疗保健品生产商强生公司宣布,以大约24.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荷兰生物技术公司Crucell NV,以扩大其疫苗业务。

王宇歌表示,APPROACH研究是一个多中心、随机、对照、双盲临床1/2a期合并临床试验 2,一共在美国、卢旺达、乌干达、南非、泰国招募了393名受试者,主要目的是测试疫苗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该研究在给予受试者两次AdVacÒ 初次免疫后,给予了HIV-1 C亚型膜蛋白胞外域gp140进行加强(和/或AdVacÒ,并给予铝佐剂)。

对于国内媒体的报道,王宇歌认为目前报道关于该研究的误解有两点:

首先,目前APPROACH研究的临床终点数据还没有被披露,该疫苗的有效性——“能预防性降低HIV暴露后感染率94%;在6次病毒暴露后,能够实现66%的彻底保护”这一结果并不是APPROACH的临床试验结果,而是之前Barouch博士在恒河猴上进行的“临床前”研究结果。

其次,基于其基本免疫策略给予HIV-1 C gp140加强,gp140加强这种免疫方法较容易在实验动物和人体内诱导出HIV抗体,但HIV疫苗的目的是诱导出具有保护力的抗体,尤其是针对HIV的特异性中和抗体。但杨森制药公司披露的部分前期结果中并没有给予所诱导抗体的中和活性、抗体的广谱性的结果 。”

对于该疫苗的有效性“能预防性降低HIV暴露后感染率94%”这个结果,参与这个疫苗基础研究的哈佛大学博士刘锦彦曾表示,这项研究为开发新型艾滋病疫苗指出了新方向,也说明研制出全球通用型疫苗确实很有可能。鉴于该疫苗在临床前动物试验中表现出的高保护性,研究人员计划接下来在美国与非洲同时进行临床试验。

“其实这个基础研究是10年前做的,强生做了下游的临床试验。对于HIV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的保护力,则需要在疫苗临床试验全部完成,甚至完成数年后才能获悉。该临床试验在给予受试者第三次注射后,在部分试验翼(research arm)诱导了100%的抗体反应。这里需要指出,首先,杨森制药公司并没有公布具体的临床试验分组细节,所以不知道是哪一试验翼,其疫苗免疫策略和该试验翼受试者人数更不得而知。”王宇歌表示。

期待下一步大规模人体试验

对于如此的误读,张林琦表示,这篇文章传达 的关键点是:这个候选疫苗在大多数人体内可以诱导抗体和细胞免疫反应,并在先前的猴子实验中,显示出较好的保护能力。下一步的大规模人体试验,将对这个候选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展开深入和系统研究,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据王宇歌介绍,目前该疫苗2a期研究已结束(受试者免疫过程及12个月免疫后随访已完成),其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数据尚待公布。值得期待的是,强生公司已决定尽快开展着重评价其有效性的2b研究。并已计划2017年底及2018年在南非率先开展相应的临床试验。

HIV疫苗研究在过去的10年经历了诸多起伏。采取同类型载体,腺病毒载体的著名临床试验Merck Ad5 5及HVTN 505 6相继在2007年和2013年报道失败,并给HIV疫苗研究领域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然而,科学家努力的脚步并没有停滞。2009年,由美国国防部和泰国政府联合开展的RV144 HIV疫苗试验在3期临床终点获得了31%的保护力,接近成功。

而随着HIV膜蛋白三聚体SOSIP的解析和蛋白质工程技术的发展,诸多良好的候选疫苗浮出水面,Mascola和Burton在今年相继报道了在恒河猴体内诱导出中和抗体的喜人结果。

HIV疫苗研究的道路虽然曲折,但这个过程为免疫学、生物制剂改造、临床试验开发、临床统计学、乃至整个预防医学领域带来了诸多经验,更为现代转化医学赋予了深刻的内涵。

(编辑:tf_002)

更多精彩,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天天财富网官方微信:ttcf-weicaijing

天天财富网官方微信